独家解读英国脱欧:政客的把戏与国家的灾难

独家解读英国脱欧:政客的把戏与国家的灾难

当地时间2019年9月9日,英国伦敦,英国下议院议长约翰-伯考现身议会。据报道,英国下议院议长约翰-伯考(John Bercow)宣布将于10月31日之前辞职,以反对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脱欧主张,并向政府发出警告,不要“贬低”议会。IC Photo供图

英国之与欧盟,本是只图利而拒绝付出的谋取实惠的关系,故而便是若即若离和经常争吵甚至不时扬言分道扬镳的“别扭”关系。近年来,欧盟多重危机缠身,疑欧力量迅速膨胀,其实疑欧力量始终存在,集大成者便是英国保守党。戴高乐将军执政时坚决反对“代表美国破坏欧洲建设”的英国入盟。保守党犹如怨妇一般动辄叫苦连天,拿手好戏便是要脱欧。当年的保守党魁、“铁娘子”首相撒切尔夫人炉火纯青的演技确使英国获利不菲,比如英国对欧盟的预算支出减少而补贴提升,法德时常“牙痒”却不得不对英国加以照顾。

英国历届政府都曾拿脱欧要挟欧盟,特别是在欧洲建设遭遇困难的时候,英国更会借机争取权益。入侵伊拉克问题上,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比小布什还要焦急,出主意出钱出兵。大中东民主计划和“阿拉伯之春”英国最为积极,自身遭受重创更使中东陷入严重动荡,难民危机冲击欧洲稳定。英国议会的报告写得明白。欧洲国家中,英国应为中东动乱和欧洲安全恶化负首要责任,反对欧盟难民政策的态度却最为坚决,拒绝接收中东难民的情绪却最为激烈。执政的保守党又打出了脱欧旗号。

卡梅伦在欧盟已对英国要求有所照顾的情况下,仍执意组织“脱欧、留欧”公投。民调显示留欧占先,卡梅伦用意一是继续要挟欧盟,二是扩大执政基础。在政客和疑欧派别煽动下,民意逐渐逆转,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接踵赴英演讲,均无功而返。2016年6月23日,公投以51.89%的比率通过脱欧选项。稳居首相宝座的卡梅伦弄巧成拙,于当晚辞职谢罪。喧嚣过后,大家都为政客和选民因一时冲动而铸成大错后悔,当即有数百万人签名要求二次公投。但“民主就是民主”,绝无改变可能。

特蕾莎·梅临危受命当上了“脱欧首相”,保守党内的脱欧急先锋约翰逊被任命为外交大臣,另一激进脱欧派戴维斯被任命为脱欧事务大臣。梅是撒切尔之后的第二位女首相,也希望成为第二个“铁娘子”青史留名。既然脱欧是“民主”的产物,那便要不折不扣执行,当即与欧盟展开脱欧谈判。

梅首相认为,既然我代表了民意,民意必然会给予我最大支持,遂决定提前大选,借以扩大执政基础。大选于2017年6月9日举行,结果却出乎意料,650个议员席中,保守党由331席的绝对多数降为314席的相对多数,虽仍贵为议会第一大党,却只能拉上小党才得以继续执政。本想通过“民主”利益的梅首相和前任卡梅伦一样,被自己导演的“民主程序”羞辱一番,只是没有下台而已。

梅政府与欧盟17个月的艰苦谈判,终于达成近600页的脱欧协议。约翰逊和戴维斯高调宣布辞去政府职务以示抗议。1月15日,议会以432:202的高比率否决脱欧协议。梅首相回头再找欧盟,要求重新谈判有关条款,遭断然拒绝。待议员情绪趋于平复和“耐心解释”后再次投票,仍于3月12日以391:242的比率遭二次否决。走投无路的梅首相宣布,若议会能通过脱欧协议,她情愿辞职让贤。3月27日,议会否决梅首相提出的继续留欧、脱欧后与欧盟经贸及关税联系,或索性无协议脱欧等8项提议,等于把所有通道都堵死了。英国脱欧日期也由原定的3月29日第三次推迟至10月31日。

议会日夜行使民主权利,梅首相则在日夜经受极度煎熬,极度失望之后于6月7日含泪请辞。7月24日,保守党脱欧派领袖约翰逊正式接任首相职务,如愿登上政治生涯顶峰。7月26日,议会进入夏季休假,吵吵嚷嚷的民主闹剧被暂时搁置。8月27日,秋季议会复会前5天,女王接受首相提议,议会将在复会一周后于9月9日至10月14日“强制性休会”5周。约翰逊声称无论如何都要在10月31日之前脱欧,议会则为被“剥夺了监督政府的权力”而惊呼为“宪政危机”。原来“民主”还可以这样玩!

全国各地同时爆发超大规模抗议“独裁、政变、反民主”游行,200万人在议会网页签署请愿书要求废除议会休会决定。

9月3日,议会复会首日,下院以328:301的比率通过由议会掌握脱欧进程(需经议会批准)的动议。21名“背叛”的保守党议员当即被开除出党。约翰逊上任仅两个月,首次与议会接触时便遭受致命打击,因“失去议会”而发出怒吼:若议会通过反对无协议脱欧议案,将解散议会提前大选。“民主”当选的首相与“体现民主”的议会之间的较量进入白热化阶段,舆论评称“气氛迫于爆炸,吵成一团,是英国议会史上最混乱的一夜晚。人人都弓腰虎步,双拳紧握抵住下巴,随时如拳击手般给对方致命一击”,犹如“疯子决斗”。

4日,下院以327:299的投票结果通过延期脱欧动议,约翰逊随即提议解散议会并于10月15日进行立法选举的动议,遭否决。首相两天内遭受三次重创,在英国民主史上尚无先例。

根据宪法规定,下院通过法案后需交由上院复议通过才能生效,“民主程序”随即转入上院。约翰逊本希望上院通过“程序拖延”把下院法案压至议会休会后再议,但上院绝不愿背上阻挠民主的罪名,有人把睡袋放在议席上,以示“夜战”的决心。5日深夜,上院在提出近90项不痛不痒的修正案,仍“较顺利”的通过了下院法案。成为正式法律的反对拖累法案摆在了女王的案头,等待女王签署后交政府执行。

9日,议会宣读女王签署的法案。政府再次把提前大选法案交由议会通过,639名议员仅有293位投票,其中46票反对,远低于通过议案所需的2/3法定投票人数。主要反对党工党拒绝投票,理由是必须根据议会通过的法案延期脱欧之后,即10月31日之后才能讨论大选议题,以打破约翰逊希望提前大选获取议会多数再操纵议会通过无协议脱欧法案。政客和政党都在玩弄民主为自己和本党谋取利益。

约翰逊胞亲、英国商业、能源与产业战略部国务大臣乔•约翰逊,于9月5日晚6点宣布辞职。劳工大臣安伯·拉德(在卡梅伦政府担任能源大臣,梅接任首相后接替梅职务任内政大臣,在约翰逊政府任劳工大臣)9月7日晚宣布辞职。下院议长约翰·伯考含泪宣布在10月31日前辞职。

约翰逊一个半月前就任首相时议会讲话中使“英国成为地表最强经济体”的高谈阔言犹在耳,转眼沦落为孤家寡人和破坏民主的罪人,唯有美国总统特朗普送去温暖,“鲍里斯是朋友,他知道如何取胜,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唯一使约翰逊感到宽慰的是,英格兰和苏格兰地方民事法庭驳回了有关无协议脱欧非法的起诉案,理由是案件属于“政治民主范畴”而不予立案。

民事法庭所说的“政治民主范畴”和特朗普有关“一切都会好的”暖心语言,都成为英国议会民主的莫大讽刺。脱欧吵吵嚷嚷3年之后,现又回到了起点,依旧是欧盟和英国的“双重灾难”。政客以一己之私玩弄“民主”把戏,已把国家拖入灾难,把经济拖进衰退,把民族拖向分裂。如何发展,前途好像更加暗淡了。

作者:孙海潮(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外大使)

监制:曹斌